纹夜Joker·Ace

对自己的画技自我感觉良好的一个初中生腐女,喜欢K,尊礼党!喜欢二次元和写文章,最近在迷女神异闻录5,喜欢的游戏是最终幻想系列,偶像是mamoฅ( ̳• ·̫ • ̳)

肝至今为止得到的K的人肝了个爽(ノдヽ)狗哥真污~(@^_^@)~

神鬼之恋曲 第五章 执事

  “唔……头好晕……”

 

   弥麟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家里。

 

   “痛痛痛痛痛……”弥麟捂着左臂的已经被扎了绷带的伤口,想起夜凰眼中那抹金黄,不禁打了个寒颤。那抹金黄,仿佛要将人吞没一般,涌出无限的杀气。

 

   “呵,刚转学就得请假吗。”弥麟自嘲道。

 

   下了楼,弥麟听到厨房里“哒哒哒”的声音,想:嘛,还能有谁。

 

   夜凰正要把烧好的饭菜端给弥麟时,在走廊看到了弥麟,弥麟直盯盯地看着穿着黑色围裙,头发扎成马尾的夜凰,在一刹那间以为认错了人。

 

   “你醒啦!”夜凰赶忙把饭菜放在一边,扶住刚刚差点没站稳的弥麟。

 

   “哪里痛?有不舒服吗?要不要再躺一会儿?”夜凰关切地问。

 

   “唔,头……”弥麟扶住头说,但语气缓和了不少。

 

   太好了,还是那令人安心的蓝。

 

   夜凰见了,赶忙抱住弥麟,在他耳边呢喃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再来得早点的话,你就不会再受伤了……”弥麟轻轻抱住夜凰,说:“不是你的错,是我太弱了。”

 

   随着夜凰越来越紧的拥抱。弥麟呼吸有些困难,支支吾吾地说:“夜凰,抱太紧了……要窒息了……”

 

   “啊对不起,有哪里还痛吗?”夜凰猛地松开,

  

   “没事,扶我到卧室就行了。”弥麟因为夜凰突然松开,差点摔跤。

 

   在夜凰扶着弥麟到卧室时,弥麟欣喜于夜凰面对自己时的笨拙,想:平时我好好的时候倒挺活泼的,到我病了才乖?

 

   但在那之后,弥麟觉得这货果然还是这货。

 

   弥麟与夜凰坐在床边,夜凰将一勺热腾腾的粥放在嘴边“呼”了几下,又抿了抿,试试温度,直到温度适宜了,便将粥放到弥麟嘴前,微笑着说:“来,小弥麟,啊~”

 

   弥麟愤怒道:“我又不是小孩子!”

 

   “现在你受伤了,是我来照顾你,所以你得听我的。”夜凰的口气略带幸灾乐祸。

 

   “啊~”夜凰满是宠溺的口气。

 

   “啊……”弥麟无可奈何,只能老老实实地张嘴被喂食。

 

   喝了口粥后,夜凰满怀期待:“如何?”

 

   粥的咸度刚刚好,弥麟有些不甘心地说:“想不到你厨艺还不错嘛。”

 

   夜凰听了,特别高兴,说:“啊啊啊小弥麟果然好可爱啊。”

 

   弥麟刚想说你这话已经说了三次啦可以不说吗谢谢时,夜凰突然凑过来,在距离弥麟嘴唇不到2厘米的地方舔了一口。

 

   弥麟刚反应过来时已是两秒后,然后羞红了脸,接着又喊道:“干什么呢笨蛋!”

 

   “米粒。”夜凰吐了吐舌头,上面还留着那颗饭粒。

 

   “呜呜呜呜……”弥麟抿着嘴,发出细微的,不甘的声音,两颊微微发烫。

 

   终于吃完了粥,弥麟说:“对了,夜凰你不去上学吗?”

 

   夜凰笑着叹了口气,说:“小弥麟,现在已经放学了呀。”

 

   “对哦!”弥麟右手拳打到左手掌上,恍然大悟道。

 

   “唉,小弥麟啊,你越是这个样子,我越喜欢你啊。”夜凰抱住弥麟,在他耳边低声道。

 

   “你你你你你你。”弥麟本想发火,却被耳边的痒痒的触感弄得笑了起来。

   

   “好了,吃药吧。”夜凰说。

 

   一听到药这个字,弥麟还是露出了些许厌恶的眼神。

 

   “吃药有那么恐怖吗?”夜凰疑惑道。

 

   “那你还喜欢吃药?”弥麟有些撇了撇嘴。

 

   “来,先把药含嘴里。”夜凰没有理会弥麟的话,让弥麟把药含嘴里。弥麟半信半疑,但还是乖乖照做了。

 

   “乖。”夜凰喝了口水,附上了弥麟的嘴唇。

 

   “唔!”弥麟想发声音,但被夜凰堵着,发不出。

 

   夜凰将嘴里的水直接灌入弥麟的喉咙,舌头舔着药,将药慢慢送下喉咙,此间还不忘占点小便宜:夜凰的舌头舔舐着弥麟的舌头,混合着津液,两人气息交缠,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气息,夜凰用舌尖勾勒着弥麟嘴唇的形状。弥麟已经无法思考了,夜凰称这个大好时机搂紧了弥麟。

 

   弥麟的喉结上下动了一下。“好啦,这不就好了。”夜凰松开了弥麟,笑道。

 

   弥麟心里狂吼:魂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弥麟耳根子都红了,说:“我以后还是自己吃药吧!”

 

   “不行,以后都我来喂。”夜凰霸道地说。 弥麟拿夜凰没办法,想:以后还是不生病的好。只好服从。

 

   “对了,那是什么药?”弥麟问。

 

   “我想想,好像是止痛来着。有点副作用。”夜凰回答。

 

   “什么副作用?”弥麟追问。“容易困!你觉得我会给你下毒吗?”夜凰没好气的说。

 

   你的话说不定……弥麟这么想着,药的副作用就上来了。

 

   “好困……”弥麟呢喃了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弥麟睡得很熟,夜凰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嘴角不禁一弯,皱着眉头,露出了苦笑,将弥麟的手紧紧握住,吻着他的手轻声说:“差点就要失去你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弥麟醒了。转了个身后,便看到夜凰紧紧的拉着自己的手,随后又想起了昨天的事,滚烫又从脸颊蔓延到耳根子。他摇了摇夜凰,轻声说:“夜凰,起来了。”夜凰醒了,揉了揉惺忪的双眼,说:“早安吻。”

 

   “哈!?”

 

   “没早安吻我不起来。”

 

   弥麟犹豫不决,但想到:都已经吻过了,还怕啥?便紧闭着眼,嘴唇贴了上去。 短短只有2秒不到,在弥麟看来,仿佛一个世纪。

   

   “好了完事!你该去上学了。”弥麟红着脸说。

 

   夜凰高兴的哼着小调起来了,一方面是睡醒了,一方面是弥麟吻了自己。

 

   “午饭和零食都在冰箱里,饿的话自己拿哦。”夜凰洗漱完,吃早饭时说。

 

   弥麟洗漱完后与夜凰一同吃早饭,答应了一声。“记住,我不在的时候就不要再出乱子了。”夜凰叮嘱弥麟。

 

   “是是是,知道了。”弥麟不耐烦的说。

 

   “那我出门了。”

 

   “一路小心。”弥麟刚说完,便意识到:等等,这老夫老妻的感觉是啥玩意儿。道别后,夜凰走了,脸上有点小开心。

 

   今天就要在家宅一天了吗……弥麟想着,突然感觉到熟悉的气息。

 

   中午,门铃响了。弥麟飞快地打开了门,却惊讶的张开了嘴:“啊!”

 

   学校。

 

   夜凰因为弥麟的事而郁闷又担心了一天,保持着左手托着脑袋的动作,右手手指不停的敲着桌子,课都没怎么好好听。

 

   “呐,夜凰大人是不是不开心啊。”

 

   “今天都皱了一天眉头了。”

 

   “难道是因为弥麟大人的事?”

 

   “可能吧,毕竟夜凰大人那么在乎弥麟大人。”

 

   窃窃私语。

   一放学,夜凰就火速赶到家,到了家门口,却透过门听到了一丝熟悉的声音在哼小调。 夜凰猛地一推门,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女孩子。

 

   “好久不见,夜凰大人。”少女恭恭敬敬地说。“什么好久不见啊,就几天啊,小凛。”夜凰看着面前的少女,露出笑容。

 

   世凛,夜凰的贴身女仆。

 

   世凛的头发呈银色,虽说是女仆,但似乎比夜凰还小,只有16或17岁左右,身高也比夜凰矮,但夜凰184呢,想超过也不可能。相貌也十分漂亮。

 

   这时她穿着一件长袖的,白色的连衣裙,肩部及以上的布料由纱织成,一根银色的项链,上面有蓝色的装饰品,再加上白色的高跟鞋,头发披着,夹了个蓝色发夹,就这么简单。

 

   “最近怎么样?”夜凰问。

 

   “一切安好,不必担心。”世凛说。

 

   “那就好。”夜凰松了口气,毕竟家里的事他也不是完全不在意。

 

   “对了,弥麟呢?”夜凰还没来得及放包,就直往卧室走。

 

   “呀等等!”世凛急忙道。

 

   一推开门,夜凰看到一个不明男子在给弥麟擦药,有些恼火,强忍怒气道:“小弥麟,能解释一下这位吗?”他知道弥麟是不会让自己不认识的人进来的,就强压下了火气。

 

   “啊!夜凰,你来的正好,这是我的执事,叫鹤镜。”弥麟见了夜凰,不知怎的有些开心向夜凰热情地介绍他身边的男人。

 

   夜凰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刚才没发火是对的。

 

   鹤镜一头银发,脱了的墨镜放在一旁,黑色的男士衬衫,酒红色的西装背心敞开着,黑色牛仔裤,白色帆布鞋,脖子上的银色的链子上挂着银制戒指。旁边的弥麟半裸着。

 

在给弥麟消完毒,绑好绷带后,鹤镜对夜凰说:“初次见面,夜凰殿下,我是弥麟的执事,鹤镜。弥麟殿下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只是需要避免伤口裂开。”夜凰说:“我懂了,谢谢。”

 

   “那么我们就去准备二位的晚餐了。”世凛说。

 

   “不用了,以后的一日三餐不用麻烦了,我来吧。”夜凰说。

 

   “但是……”

 

   “都说没关系了。”夜凰说。

 

   “……那好吧,我们就先回去了。”世凛说。

 

   “等等,你们住哪?”弥麟问。

 

   “殿下的隔壁,有需要的话随时随地可以叫我们。”

 

   “那么,我们就先走了。”

 

   说罢,世凛和鹤镜离开了。

 

   “那么……”

 

   “弥麟,想吃什么?”夜凰挽起袖子,问道。




终于考完试了……周末开始更文……

对不起啊啊啊米娜桑,最近要开始考试了……所以没办法更文和晒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啊啊啊到暑假的时候会好好补偿的所以要等我一个月啊啊啊QAQ

一个下午摸鱼摸出了龙诶……佑介嗯(⊙_⊙)

额,摸了个夜凰,aaa果然好娘啊同学同学说的是对的……

神鬼之恋曲 第四章 THE FIRST BATTLE

夜凰手拿着枪,枪身上刻着银色的花纹,枪膛透明空心,里面是金色的子弹。又有一把银色的匕首在左腿外侧,匕首中间为黑色,上面雕着金色的花纹。

夜凰从天而降,紧紧地抱住弥麟,为他挡下了这一击。袭击者挑了挑眉。

“不要紧吧,受伤了吗?”夜凰关切地问。

金色的瞳孔使弥麟战栗,他从没看见过夜凰如此狰狞的一面,一瞬间他被那金色的眼睛镇住了,身体不听使唤地颤抖。但他马上恢复神智。

“嗯,没事。”弥麟捂着左臂的血流不止的伤口,笑着说。

但这样怎么能瞒得过夜凰呢?

夜凰心疼地看着弥麟的伤,鲜血染红转过头,强忍怒色道:“你干的?”

袭击者满不在乎地回答:“是我干的又怎么样?那家伙太碍眼了。”

手中的枪要不是足够坚固,早已被夜凰捏得变形。骨节发出清脆的响声,夜凰的脸上,青筋暴起。他放开枪,祷告道:

“亵锢之犯誓狱魔神舞之灵再此咏唱——”

蓝色的瞳孔竟瞬间化为金黄的赤焰,夜凰手中的枪散发淡淡光芒,漂浮于夜凰手心附近

“燦然之燐世,玄奥之中心,孤领恶灵之绯翼,破怜慈之假面!”夜凰猛地抓住枪,五秒不到的速度,袭击者就被枪射中头部。

“啊啊啊啊啊啊!”袭击者惨叫道。

“你,太碍眼了。”夜凰冷冷的说。

“哈哈哈……”黑色的鲜血不断涌出,袭击者眼前渐渐模糊,但他还是咬牙切齿,用尽最后的力气挣扎着讥笑夜凰,而夜凰还是毫无表情的瞪着他。

“果然啊,面对‘被诅咒的夜之帝王’,我怎么可能战胜啊,哈哈哈……”。袭击者毫不忌讳地报出夜凰所唾弃的绰号。弥麟疑惑地望向夜凰紧绷的脸庞,看着他因愤怒而空洞的眼神。

“被诅咒的……夜之帝王?”弥麟不安地望向夜凰,可夜凰只是苦笑着注视着弥麟,轻声道:“小弥麟,闭一下眼睛吧,后面的画面你不适合看到。”

弥麟很听话的闭了眼,夜凰温柔地笑了,轻吻他的额头,看向袭击者的同时,脸上的笑容变得扭曲:

“居然让小弥麟知道了我的外号……真是死也偿还不了的罪孽啊……”

“你想干嘛……”袭击者对那笑容感到本能的恐惧,但随着一道暗色光芒:

一秒后,袭击者血肉模糊,随即化为一团灰烬。

夜凰的头靠在弥麟的肩上,弥麟隐约感受到夜凰在颤抖,就轻轻抱住夜凰,说:“好啦,没事了”。

夜凰用颤抖的声音下定决心:“我保证,绝不再离开你了。”

弥麟轻声说:“谢谢。”从夜凰的左肩倒了下去。

夜凰大吼:“弥麟,弥麟你没事吧!”

弥麟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虚脱了,再加上之前的暗器上有毒,神智也不怎么清醒了,视野渐渐雪白,他用尽最后的力气说:“对不起,我可能,要休息一会儿了……”,便闭上了眼睛。

弥麟最后留在脑海中的,是那金色的火焰。


神鬼之恋曲 第四章 The First Battle

“喝!”弥麟用剑划出完美的弧线,转眼间化为阵阵光弧,袭击者一个危险的后空翻后,那突刺将后面的巨墙一刀两断。

袭击者又发出阵阵火焰,却被弥麟一刀两断。他一个转身,想从背后偷袭袭击者。而袭击者早就发现了他,他猛地转身,奸笑道:“太慢了。”随即又是几百簇火焰喷射而来,弥麟一个箭步退到几百米以外的地方,火焰冒出了团团黑烟,弥麟划破黑烟,冲向袭击者。

“那吾辈也得动真格了。”袭击者将火焰凝结成赤色大剑,挥向弥麟。两剑碰撞不下百次,弥麟腾空而起,压制住袭击者,袭击者用剑格挡,摩擦出阵阵火花。地板被燃烧,渐渐逼近弥麟。弥麟一个发力,手腕一转,袭击者的大剑飞向空中,生生的插在地上。

“啧。”袭击者瞥了一眼身后的大剑。

“怎么,没武器就什么都干不了了?”弥麟把玩着手里的剑,随即将剑抛向高空,自己也跳到空中,以扰乱物理规定的速度向下冲刺。

“喝!”一瞬间,剑转眼就要刺到袭击者,但他没有躲。

袭击者竟用肉身阻挡。手臂上,因血管被割破而大量出血,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弥麟有些迟疑,他为什么不躲?就因为这一迟疑,他松懈了。

“真是粗心啊。”袭击者察觉到弥麟动作的停顿,冷笑着,指尖的暗器突然射出。

“嘁。”弥麟猛地向右一倾,却被暗器硬生生地刺中了左臂。

弥麟快速向后退,心说,不好,要坏事!

“哈哈哈哈哈,先把碍事的你给除掉吧!”袭击者狂笑着将火焰袭向弥麟。

糟!

在受伤的情况下,弥麟只能不停的闪避,而因为流血过多,额头上不停的出着虚汗。体力早已不足以用来召唤武器,长剑慢慢消失,没了武器的弥麟已不是袭击者的对手,而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有谁,快来救我……

“再见了!”袭击者突然喷射出巨大的烈焰。

眼看着弥麟即将被烧为灰烬。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弥麟!”

弥麟捂着左臂,苦笑着想:这个声音,除了那个烦人的夜凰还有谁?

第四章 The First Battle

早上的课结束了,弥麟刚出教室,就看见夜凰在教室门口等着自己。

“亲爱的~一起去吃饭吧!”夜凰用撒娇般的语气说。就凭这一句,弥麟就引来了不少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麻烦叫的正常点!”弥麟尽量不去注意那些目光,不耐烦的说。

“你又不让我叫小弥麟……”夜凰作委屈状碎碎念。

“这种称呼太奇怪了,叫本名!”

“好吧……”夜凰作楚楚可怜状道。

“啊,败给你了。”弥麟叹了口气。

“那是不是我就可以叫你小弥麟了?”夜凰突然靠近,离弥麟基本快鼻尖碰鼻尖了。

“嗯……”弥麟不情愿地推开夜凰,说道。

突然,不知从哪来的身着警卫队服的男人飞向三楼窗户,玻璃被砸得粉碎。碎玻璃飞向弥麟,夜凰本能反应,快速的将弥麟搂在怀里,玻璃渣基本贴着般飞过弥麟的校服,避过了玻璃渣。

“好险……”夜凰嘀咕。

“发生什么事了!”弥麟疑惑地问。

“学院正门,发生袭击,请学生撤离!”安保人员赶到,立即开始疏散学生。

“袭击者为?”弥麟冷静地问道。

“一个怪物……”

“怪物?”弥麟怀疑自己可能听错了。

“是的,警卫全员出击了,可还是压制不了。”

夜凰对弥麟说:“那应该就是‘那个’了。小弥麟,我马上就到,能行吗?”

弥麟说:“废话,我还没受伤呢。”便跳下了窗户。

学院正门,一片混乱。

“哈哈哈哈哈,蝼蚁就该被折磨至死!”袭击者疯狂的发射出火焰。

“B部还没就位吗!”

“这里是C部,大量出现伤员,请求支援!”

“请同学冷静!不要拥挤!”

“我是不是快没命了……”

“刚开学就这样搞什么啊!”

火焰蔓延到学校各个角落,学生也受到了伤害。

学生的求救声,防卫队的呼喊声,还有袭击者的狂笑,全部夹杂在一起。唯独一个声音格外独特。

“真是猖狂啊,敢闹到这里来了。”

袭击者似乎听到了这句话,怒吼道:“尔等蝼蚁,竟敢对吾辈说出如此大胆的话,你是不是不要……”

话还没说完,一道寒光袭来,袭击者的脸上清晰的一道伤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传来袭击者的嘶吼。

“可恶的蝼蚁,敢弄伤吾辈,吾辈一定要要杀了你!”

铺天盖地的火焰席卷而来,蔓延至弥麟的全身,但弥麟没有躲开,当火焰蔓延到弥麟身上时,竟自己消退了。

“不可能,不可能!而等蝼蚁,居然没有被吾辈的火焰所焚烧!”袭击者吼道。

“那么,连蝼蚁都不如的你,又是什么呢?”

“呵。”弥麟冷笑一声。

“被我的烈焰燃烧吧!”袭击者的背后出现了团团火焰,向弥麟袭来。

只见弥麟右手向空中一挥,紧接着,由空气组成的屏障出现了,当火焰一触碰到屏障,便化作缕缕白烟散去。

“不可能!不可能!啊啊啊啊啊!”袭击者吃惊。

屏障随着火焰而散去,弥麟吟唱着古老的歌词:与天同舞,与世同行。愿吾剑之所向,统寰宇天下。创世之神,请予吾噬恶灵之力,吾愿与命相抵。

弥麟的面前,出现淡金色的剑之轮廓,随着手臂与指尖的摆动,剑的轮廓越发明显,抓住并挥出的那一刻,剑身完全成型,随着因拔出而溅落的蓝色火花划出白色光弧。

剑身周围一圈银色轮廓,里面为黑色,剑身刻着灵咒,却因为其优美而与周遭的黄色花纹融为一体。剑格呈金色,精美的花纹直泻而下。剑柄为黑色,金色的剑首成型。

“嘁,不过是刚上任的天神,与吾辈还是天差地别!”袭击者又射出了铺天盖地的火焰。
弥麟以肉眼不可察觉的速度躲过了火焰。

“天囚之徒誓神眷煌靡之子在此恳求——”弥麟将剑靠在胸前祈祷,顿时,他的身体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绚烂之寰宇,悠远之彼端,吾统慈佛之天羽,斩恶灵之残魂!”










话说最后的那个祷告词是借鉴噬血狂袭和最终幻想的,所以有雷同◝( ˙ ꒳ ˙ )◜

第三章 校园

步入校园,弥麟想:这校园,简直就是一座失落的古城堡嘛!

校园基本由大理石建造,华丽又古典。正门前有一座喷泉,那是神明初次降临的地方,被称作“初临之圣泉”,校园后又有一座教堂,花纹繁多美丽而又庄重,那是精灵初次歌舞的地方,被称为“圣乐之堂”。可以说,圣纹学院是当代神之遗迹最多的地方了。

夜凰一路牵着弥麟的手,带他慢慢熟悉这个学院。

“手握的有点紧了,为什么一直牵着?”弥麟不解。

“当然是怕你走丢啊,校园很大的。”夜凰笑着说。

“我又不是小孩子!”弥麟怒。

“在我眼里你就是啊。”夜凰笑着说。

“为啥?”弥麟问。

“一般我要低头才能亲到你啊。”夜凰笑道。

“你!”弥麟的脸有些红。

弥麟与夜凰打打闹闹,但因为身高的差距,弥麟似乎总是被夜凰压制,但这种暧昧的举动在别人看来就是在秀恩爱。

看完后,“7:00,还有点时间,你先回自己班级吧。”夜凰看了看表,对弥麟说。

“哦,好我知道了。”弥麟爽快的回答。

“那下课再见啦。”夜凰在弥麟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看吧,要低头才能吻到你吧。”

“嗯……”弥麟捂住自己的额头,脸颊又发热了一阵。

到了自己班级,有人便向弥麟搭话:

“真的是弥麟大人啊。”

“弥麟大人真的是神的转生?”

“刚刚弥麟怎么是和夜凰大人一起走的?”

“弥麟大人和夜凰大人是什么关系?”

“夜凰大人怎么会亲弥麟呢?”

……

弥麟被女生团团围住,心想:这货这副德行还有那么多人气?

“那个,请问为什么夜凰那么有人气?”

“因为他帅啊!”

这个看颜的世界啊。

“好了,要上课了,都回到位置上。”班主任来到讲台前,大声说道。

“大家也看到了,我们今天有一位新同学,弥麟。那弥麟同学也要尽快融入班级哦。”

“是。”弥麟说。

“今天我们来学神学,说起来弥麟就相当于一位神呢,能讲讲作为神应该做些什么吗?”

“是。”弥麟说。

“在世界初形成时,有两位神守护着这个世界,一位是天神,一位是鬼神。两神之间共同经历了长久的时光,产生了情愫,便相爱了,但他们在一次诸神黄昏时,为了守护世界而死。”

“但神的灵魂是不灭的,他们就降临到了人类身上,而拥有天神,鬼神的灵魂的人,必须结婚,并在两年的时间里将‘不可视世界’中的‘混沌’消灭,维持世界的秩序,而如果两年后没有打倒‘混沌’的话,世界的秩序将会崩坏,世界就会毁灭,也就是诸神黄昏。”

“但还有一种方法维持世界的秩序,就是继承天神和鬼神的两人献祭出自己与神的灵魂,在诸神黄昏之日阻止诸神黄昏带来的毁灭,而这种方法非常危险,如果失败,也就是阻止不了的话,世界就会毁灭而且自己的命也会赔进去;但如果成功,两位神也将不复存在,失去神之灵魂的两人对于对方的回忆也会失去。”

“嗯,说的很好,弥麟那么帅的话,那弥麟的鬼神未婚妻小姐也一定很美吧。”

诶?

大家都不知道夜凰是谁吗?

为什么呢……